2007/10/28(日) 天氣:回暖

 

隨著星期日陽光的隱沒,國貿系今年的迎宿又畫下了句點。算一算已經是鴉子第四次參與迎宿,也代表著四年的大學生活真正逼近尾聲。

 

猶記一年級在同學的遊說下傻乎呼地繳了錢,其實心中對迎新宿營的樂趣實在大有懷疑;二年級的我們搖身一變成為了與大一生第一線接觸的服務員,承接了去年感受的熱情,加上朋友的參與,鴉子一頭栽了進去,認識了一群原本不可能熟悉的夥伴,也憑藉我們的心血為迎宿開創了比去年更輝煌的一頁;當三年級的迎宿再臨,心中其實默默地十分篤定,就在總幹事的一聲號召之下,接下了活動長的頭銜,即使經驗在營本當中算是最淺,但對這個活動的感情卻著實益深。

 

今年的大四,我們已從迎宿團隊除名,於是以老人的身份,帶著期待與鼓勵的心情回到這個營隊,給與學弟妹營本、服務員改進的建議,為他們煮宵夜、守夜、搭營火,甚至佔著幾個床位呼呼大睡。四年的時間,鴉子總算得以全部參與,要說大學四年有什麼堅持到底、了無遺憾的事,就是在國貿系的迎宿活動裡,無論扮演什麼角色,鴉子都從未缺席。

 

口口口

 

迎宿在精神上對鴉子有些感觸,然更多的喜悅卻是能夠與夥伴再次相聚,一間、小龜、八稚、Pony、阿屁、方biu、小月、小乖,我是在團隊之中離學會比較遙遠的一個,除了迎宿之外,幾乎與學會的大家沒有太多接觸,但是從服務員那年開始,我們一起打造了最屌的32迎宿,營本那年,我們又帶著最多的服務員,歷經其中波折,最後終將33迎宿漂亮的帶了出來,再跟你們一起當老人這幾天,大家幾乎沒有陌生的渡過了快樂的一段時光,我打從心裡覺得你們都是很讚的人,尤其連續三年確認了大家對於團隊的心情始終如一,對於國貿系的迎宿,我們真的擁有了很多。

 

守夜的晚上,聽怪咖跟你們對於傳承的感慨。我畢竟不是學會人,雖然單就迎宿而言,那些小朋友也算是我帶出來的,但感覺畢竟不如你們的深厚。當發現營本悄悄省略了薪傳的動作,原因竟只因為「倦了」兩字,我也覺得非常不滿。就如怪咖說的,薪傳不是一種儀式,而是一種精神感情的傳遞,我們希望的是把迎宿這個團隊的魂與情感藉由一個方式遞延給下一屆,就像奧運聖火一樣,它代表的意義只能體會,遠遠超過一個儀式字面上的註解。

 

然而當思婷、孟書她們在服務員表現荒腔走板時對我們露出的歉意與難為情,卻也讓我覺得這屆營本是因為不明白薪傳背後所代表的意涵,而不是對於老人的忽視。大環境,傳統勢微是各行各業各種活動必定的趨勢,有些東西可以省略,但有些象徵自然有留存的道理,我認為之後篤定而嚴肅的交待,這屆營本會懂,也會願意傳承,當然服務員那屆我完全不認識,就無從評定了。

 

口口口

 

我們的迎宿對國貿系而言,是其最燦爛的一段;認識你們大家對我而言,是我最精彩的一頁。

jamesdio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