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3(日) 天氣:陰短暫雨

 

好久沒有寫日記了。

 

又逢年尾,聖誕近在眼前,天氣配合演出冷颼颼戲碼,今晚甚至斷斷續續下了幾場雨,搞的一片濕濕寒寒,正是過節氣氛。

 

跨過年關,研究所考試的腳步以等比級數逼進,從一開始的經統兩科,鴉子半路出家、改變跑道,變成現下準備經管,老實說管理對鴉子而言,是要比老拒我於千里之外的統計親切許多,雖然讀的時間晚別人一截,但這種事情沒什麼後不後悔,管理這檔子事,讀一年跟讀三個月,憑各人本事可以殊途同歸,恰巧自己頗有興趣,讀來像是在讀精彩的著作一般,如魚得水。

 

相反地,從今年3月便開始上課的經濟,反倒鴉子肩上它的壓力實在很沉。一開始讀歸讀,卻小看了厚厚四本的題庫,以致於真正算題目的時間晚很多,偏偏經濟題庫又比想像中的還步步艱辛,眼看所剩時間不多,題目倒是還有一牛車在鴉子身後拖啊拉的跟著我跑,加上經濟內容廣闊,不像管理學能夠舉一反三、見微之著,你沒讀到的章節,沒算過的題目,就是不容易推演出來,更不能把死板的算式用自己的邏輯謅過去,唉,很害怕會因它而誤了事兒。

 

口口口

 

話說前幾天在系上辦的保齡球賽上,鴉子憑自己多年累積的實力與大部份的狗屎運,再度拿下冠軍,大學四年,一共拿了三屆,外加一次班上自個兒辦的賽事,實是滿載而歸。

 

猶記孩提時代,保齡球在台灣風靡一時,體育台每日爭相轉播,台灣人倚靠咱們自創的飛碟球在地球上揚名了好一陣子。曾幾何時,回首現在,便會讓人真切地感受到「風潮」這東西,真是世上最留不住的玩意兒,你說不出它為何而起、何時而起,卻又在收放之間,悄然溜走。更不可思議的,是民眾對於風潮的遺忘速度,僅僅落後給風潮本身毫秒之距,或許這也是另一種往前看的生活態度,但是當現代人看著、唸著「大江東去,浪掏盡,千古風流人物」這類傳頌詩句時,心中、腦中卻同時空洞迷惘,而無一絲牽動,這種悲涼,恐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

 

難道,這竟與目前政府提倡之「去中」也有本質上的異同?扯乎。

 

口口口

 

最後的段落,想要分享鴉子前一日在非凡頻道看見之新聞,是一則對於韓國產業向心力凝聚度之於其如今快速發展的專題,內容不是專業路線,乃是揀貼近日常生活的觀點去看,其中提了影視、動畫、電玩等三個方面,其政府投注於這類「傳統上一直為人所唾棄」產業的心力、金錢,造就了原本在此三產業一點競爭力、知名度都沒有的韓國,如今成為三產業之泱泱大國。莫說長輩們依舊看不慣此三項產業,其實縱觀全球,這三種娛樂產業,已然佔據了多少GDP之產值,多少人類精神面的依賴程度,實不是粗淺之偏見二字,便得以左右。

 

依此淺見,鴉子不是要接著批判政府領導無方、治理無能,更想要問問我們自家台灣的消費者,有沒有為自己的產業盡一份心力?日本人換湯不換藥的炒中國歷史題材,無論電影、電視、電玩、動漫通通都有,卻反過來以中國文化削了多少中國人的錢?然而不是台灣人笨,因為我們也行,F4把日本的流星花園演的多紅,現在日本有多少女孩為四個台灣人瘋狂?

 

但在台灣,大環境的氛圍是異常批判,我們專門去挑自家產業的骨頭,同時專門去找別國事物的優點,更諷刺的,卻還不斷譴責台灣政治的動盪、台灣公司的不長進,造就了今日台灣落居四小龍之龍尾的局面,實在荒謬,殊不知冷眼旁觀,各國都對台灣人鄙夷自家產品的程度感到難以體會,這種「揚外棄內」的民族性,才是真正使台灣停滯不前的原因。

 

在此客觀的說一句:「不客觀與私心,是推動一個國家進步的不二法門。」

 

韓國電玩真的很耐玩?日本動漫真的每一套都精彩?韓劇、日劇裡難道沒有芭樂片、肥皂劇?

 

才怪咧。但韓國人、日本人,都堅信自己的國家是No.1

 

某天走過商品櫥窗,在自己的經濟能力以內,掏出,買單,支持Made in Taiwan吧,你會發現,台灣爛貨很多,好貨卻不少。

jamesdio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