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16(四) 天氣:明日強颱到

 

杜正勝每隔幾天就要上演妙語如珠的戲碼,偏偏他說話又是一臉正經,完全不像開玩笑,或者因為藍綠立場而生之選舉語言,他的每一段話,都顯而易見乃從內心深處油然而發。

 

18分可以上大學,這是教育部長久以來的理念,就像50年前全民上小學一樣,在不久的未來,全民都能上大學,這是教育部致力於提升大學品質的成果。」

 

能夠正氣凜然地講出這番話的人不簡單,如果全民上大學就是提升了大學的品質,那乾脆不用指考,台灣立法成為全世界第一個16年國民義務教育的國家豈不美哉?還大言不慚的振振有詞,訴說這乃是教育部長久以來努力打拼的成果?

 

我只想說,我很同情杜正勝,因為他不是個壞人,他是病了,真的病了,而且病的很嚴重,每次看到他在新聞上出現新的連載,我就想起電影裡頭瘋人院的片段,一群身穿病人服,大聲自稱總統,眼神卻比什麼都還認真的精神病患。沒錯,從杜正勝的罄竹難書,三隻小豬,記著mic上細菌多我才推他,或是全民上大學是大學品質提升的表徵,這些國中生就能清楚判別對錯的言論,從杜正勝口中講出來卻是如此渾然天成,他的神情是如此的認真以對。

 

我們不該苛責,病人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悲哀。

 

2008無論是藍是綠,只要快快讓這位病人回到他該歸屬之處,那便是新任總統的第一項政績,前有誤闖政治叢林之小白兔的前車之鑑,杜正勝也同樣迷失與崩潰在亂七八糟的政壇之中。

 

地球是很危險的,您還是回火星吧,杜部長。

 

口口口

 

如果說大部份的暑假總是讓人放到希望早點開學,那麼剩下的一小部份,鐵定便是今年的暑假。

 

升大四的這個暑假,人人自危,補習出國的不勝枚舉,我的好朋友不多,幾乎都陷入茫茫補習汪洋,不分晝夜,從早至晚,一星期七天以補六天者佔最多數。三省吾身,一星期僅有三天下午補習,能夠自理的時間顯然要較其他朋友多上許多。

 

然而即使如此,光是看著朋友們各個水深火熱,自身難免還是有些不安,原本我就不是擅讀書者,尤其不能忍受沒日沒夜的糾纏方式,天可憐見,在如此狀況之下給了我一顆還算靈光的腦袋,但我需要調劑,生活中的娛樂點綴對我何其重要,沒有休閒我只能食不下嚥,書不入腦。

 

但是這個暑假我不敢約朋友,約朋友也約不到,大家一星期僅僅一日的自由時間往往有重要的安排,而往往是讀書。約了朋友怕打擾了對方,基本上大家對於吃飯聊天也認為浪費時間,這份心理間的尷尬讓我很難做人。

 

每日都兢兢業業,令我百思不得起解的卻是,如果某日與朋友吃個飯、聊個天一共45個鐘頭,對考研究所的影響會如此巨大……

 

這就是我對求學的態度,我自豪於自己的豁達,或許有人難以接受,或許這也令我嘗過失敗的苦楚,但是不會變,這種態度似乎根植我心,再也無法改變。

 

口口口

 

近日聽聞朋友的女友在短短半年之中劈腿兩次,諷刺的是女方素來要比男方更黏人,表現的也似乎更喜歡對方,誇張起來,女方甚至每天一有空便會主動找男方,想不到回過神來,一次兩次外遇的竟也是女方。

 

席間談論,朋友也問到我和女友不見面的時間比他們多的多,雙方是否因此擔心?

 

老實說這個問題真難回答,即使是四五天沒有見面,我也不曾仔細思量過這個答案。兩個人在一起,乍看之下需要的是彼此的信任,然而兩個擁有各自生活的人,即使表面上相處平靜無波,是不是就真的代表雙方的信任足夠?即使以信任作為兩人相處的前提,又是不是真的背地裡一件不可告人的事都未曾觸及?

 

信任說穿了,也僅僅是人們的一廂情願,人的情感如此纖細,在種種情況下如此容易受到挑動,只能說自己的祕密如果不曾被另一方發現,那麼信任的光環也就還能安全的籠罩在兩人左右。

 

信任,究竟是發自人內心深處,因為強烈的愛與依賴而形成的信仰;抑或為了害怕難以面對的真相,而自然成形的藉口與保護?

 

因為人總是時常感到孤獨,必須時常尋找其他事物將它掩蓋。

 

當你獨自放空一切,放下工作,放下書本,關上電視,關上電腦,靜靜聽著時鐘滴答滴答向前,那是孤獨。

 

那麼前面的一切,原是人類為了掩飾這種感覺,而一樣接著一樣發明出的填充,填滿心靈的空格。

 

但當你抱著心愛的人,放空一切,放下工作,放下書本,關上電視,關上電腦,兩人相視不語,靜靜聽著時鐘滴答滴答向前,竟不孤獨。

 

那麼前面的一切,原是人類為了掩飾還未遇到心愛之人以前的孤獨,而一樣接著一樣發明出的填充,填滿張開手卻空無一物的身旁。

 

最後,人們於是選擇學會信任,認同信任,執行信任,一次一次,對象一變再變。

 

因為我們都怕孤獨。

 

在這即將狂嵐暴雨的七夕之前。

jamesdio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