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鄰到處亂竄的火苗,冷汗卻依然從身體各處冒了出來,方龍虎目圓睜,瞪著刺客從黑色衣束中露出的冷漠雙眼。

 

「真可悲啊,你永遠也猜不到殺你的是誰,」刺客的口氣冰冷,「不過猜不到也好……」

 

像是等不及宣判方龍的死刑似的,強勁的海風帶起高過堤防的浪花,狠狠拍打在堤防與道路上頭,猛烈的撞擊與風聲一同發出滔天巨響,打斷了刺客的話語。

 

「英雄總在最後一刻方才出現,」

 

海浪聲音的餘韻之中,彷彿傳來了人的聲音。方龍的眼角抽了一下,這個聲音似曾相識。

 

「但這往往也是英雄所存在的價值,無論環境多麼惡劣,無論情況多麼危急,英雄總能扭轉局勢……」

 

一道巨大的身影交纏在三條人影之中,瓦剛以一敵三,即使身手再俐落也只能保持守勢,他的內心萬分焦急,不知方龍那頭狀況如何。但硬要闖出三名刺客範圍,恐怕自己也非得落個兩敗俱傷。而刺客三人也似乎意不在取瓦剛性命,只要瓦剛不越雷池一步,他們也就跟著原地乾耗。

 

「你們這些穿著黑色衣服見不得光,半路攻擊無辜旅人的邪惡爪牙,就由我來教訓你們!」

 

漆黑的天空躍下一條人影,電光火石已經來到方龍跟前的刺客身後。刺客回頭,人影出手打落他手上的劍,並順勢在刺客腰際推了一把,兩人易位,刺客反倒來到了離方龍較遠之處。

 

全是一瞬間發生的動作,對方的身手快得讓刺客心生惶恐,他原欲開口罵對方背後偷襲,卻突然想到自己也是如法炮製的襲擊方龍,硬生生將話語吞了回去。

 

方龍爬起身,這才發現人影竟是稍早才在港口區遇見的費馬斯,他一愣道:「怎麼是你?」

 

費馬斯笑道:「大叔,我不過是在這兒打個盹,睡個午覺,想不到起來不但天色都黑了,還有一群人在這邊吵吵鬧鬧的擾我清夢。這下看來我可是救了你一命,欠你的人情算是還清啦!」

 

刺客見兩人竊竊私語,登時怒火升了上來。他吹了聲口哨,原本圍攻瓦剛的三名黑衣人全撇下他奔了過來,四人將費馬斯和方龍圍在中心,為首的刺客哼了一聲,道:「方龍,今日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原本與刺客們打得心煩意燥的瓦剛,突見刺客們通通朝方龍跑去,儘管心中猜疑,也無暇細想,跟在後頭跑了過去,見到對方將方龍圍在其中,他沒有一絲猶豫,反射似的也衝進了刺客之中,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刺客竟對他絲毫沒有阻擋。

 

三人背對著背,全神貫注的盯著刺客,不知何時對方將會出手。只見為首的刺客露出輕蔑的笑容,開口道:「看著你們繃緊身經的模樣真是有趣啊,真是令人憐憫……」話未說完,他往懷裡一掏,拿出一塊暗紅色金屬,其餘刺客見狀也接連拿了出來。

 

暗紅色的金屬,在刺客的手中逐漸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幾乎微小到難以看清,但越是如此,方龍與瓦剛越覺得心底有股渴望,渴望能夠看清楚究竟紅色金屬的光澤裡頭藏著什麼,他們越是專注,便覺得目光越離不開刺客的身上。

 

「這是為什麼?」當方龍警覺時,他發現他的腳步已緩緩向前,手腳漸漸不聽使喚,刺客的紅色金屬對他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即使他不願,但那力量強大的讓人只想放棄,腦海裡再沒有其他思路,只能夠專心的注視著眼前。

 

「不妙。」費馬斯轉頭看了看瓦剛與方龍,將手伸進綁在腰際的口袋,緊緊握住一顆與暗紅色金屬相仿的土黃色金屬。

 

費馬斯嚥了口口水,放聲嘶吼:「大叔,黑熊大哥,你們聽好了,無論你們現在腦袋裡在想什麼,通通把手搭到我肩上來!」

 

周圍此刻是一片靜寂,更突顯了費馬斯因用力而沙啞的聲音,方龍與瓦剛腦海中的紅色金屬影像彷彿被強行切割開似的,暫時得到了抒緩,即便神智依舊十分模糊,他們的手僵硬的舉了起來。

 

刺客首領略感懷疑,用另一手比了個手勢,四名刺客從四個方位往前逼進三人,只聽到刺客首領唸唸有詞,最後突然提了音量,發出了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尖銳聲音。

 

突然一陣漫天沙塵,方龍但覺雙眼一亮,方才的疲倦感消失殆盡,手腳彷彿又回到了自己的控制。他快速的聳了聳肩、踏了踏腿,一抬起頭,卻發覺自己與瓦剛、費馬斯所在之地,離剛剛的空地少說有數十尺之遠,即使勉強遠望,也只剩下天際邊的一絲絲模糊影像。

 

瓦剛舉起手用力在臉頰拍了一下,不可置信道:「這是?俺怎麼會到這裡來啦?那些個黑衣鼠輩呢?」

 

「大叔,你們要聊天也得看看時間,」費馬斯站在前方,轉頭向兩人招手道:「那群黑衣人很快就會追上來了,我們還是快走吧!」

 

說話的瞬間,方龍突然有股奇怪的感覺,剛才與現在,自己似乎遺漏了些什麼……不過即便有滿肚子的困惑,方龍還是點了頭,跟在費馬斯後頭朝港口方向飛奔而去。

 

草叢中間的空地又回復了平靜,四名黑衣人摘下頭套,讓悶了許久的臉龐透一透氣,然後,露出了微笑。

 

口口口

 

入夜的怒海港被浪潮聲襯托的異常寂靜,港口附近的路燈閃著微弱的黃色光線,幾隻小飛蟲正在底下逍遙自在的翩翩起舞。順著連接港口與街道的石板階梯往上,港灣酒館二樓最左邊的房間正熄了燈,並且傳來女人輕微的嬌嗔聲音。

 

砰。

 

路旁被撞翻的竹簍子沿著地勢直滾而下,破壞了這幅悠閒的畫面。三名男人在酒館的門口逕自大口喘氣,然後三人在瞄見酒館招牌之後,頗有默契的相視而笑。

 

「我說,」方龍一邊喘氣,一邊笑道:「白天我們才在這兒碰面的吶。」

 

「呼、呼……人上了年紀果然都愛裝熟,」費馬斯一手插腰,一手扶著牆沿,「不過大叔,那些人是什麼人,一開始是兇惡的很,這會兒卻為什麼又沒追上來了?」

 

站在兩人身後的瓦剛此時已調整了呼吸,他挺身道:「媽的,這群兔崽子也算識相,要是他們敢追來,俺必要殺的他們落花流水,叫他們一個也逃不掉!」

 

方龍看了瓦剛一眼,再望了望四周,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費兄弟,你不妨也跟我們一起,今天你這人情不但還了,反倒是我還欠著你了。」

 

費馬斯側頭想了想,心中暗道:「這大叔當真不簡單,從他此刻神情的冷靜,好像剛剛的事早已司空見慣。黑皮膚大哥雖然講話是粗俗了點,武藝卻也絕非泛泛,他們兩人……」

 

「費兄弟?」

 

「哦,」思緒猛被打斷,費馬斯隨口答道:「不用了,跟你們進城這事兒就免了吧,夜都深了,怎麼好意思再到你們那兒打擾。」

 

「嗯?」方龍的眉輕輕挑動了一下。

 

「大叔你少裝了,」不待方龍開口,費馬斯很快便繼續說了下去,「看你們的身手,再加上剛剛那檔事兒,難道你們會是市集上的尋常人家?隨便都猜到你們必定是怒海城裡的某位大人了,沒錯吧?」說著,費馬斯露出了笑容。

 

直視著費馬斯的眼神,方龍心中閃過一抹疑慮,方才的問題再一次踴現出來,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太好了、太好了……」

 

不遠處傳來人聲,三人反射性的握緊手上的武器,朝聲音方向看去。

 

「方龍大人。」

 

來者穿著樸素,一見到三人便半跪在地,見他滿頭大汗,像是剛剛已經跑了一段不少的路。

 

「發生什麼事了?」

 

「方龍大人、瓦剛大人,小的總算是找著您們了……」

 

站在一旁的瓦剛道:「你不是哈維嗎?」

 

「是。小的奉白隼大人之命前來尋找兩位大人,要請兩位大人移駕跟小的回城。」

 

「白隼?」方龍道。

 

「是的,凱德羅安的使者稍早來訪,白隼大人已安置他們稍事休息,要請兩位大人立刻回城。」

 

「凱德羅安?」方龍自顧自的嘀咕一陣,轉頭向費馬斯苦笑道:「費兄弟,看來現在這個局面,的確也不適合邀你來城裡作客吶,呵呵。」

 

幾句話後,費馬斯帶著笑容目送方龍、瓦剛兩人的身影揚長而去。

 

面對瞬間空無一人的街道,他在階梯上挑了個乾淨的位置隨意坐了下來,讓身子微微仰著,望向漆黑的夜空,彷彿是為了彌補稍早的意猶未盡而開始的,回籠覺。

 

第一章完。

jamesdio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