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馬斯消失在兩人的視線已有一段時間。方龍與瓦剛離開了酒館,沿著道路盡頭的階梯走下,在經過幾個轉折之後,已然來到與海洋接泊的碼頭沿岸。

 

「大人,那小子走的倒挺快的,」用方巾布包裹的三件古董因為瓦剛的大跨步而前後搖晃,「明明這路上也沒啥岔路,怎麼一會兒便不見蹤影啦?」

 

「瓦剛……」方龍頓了一頓,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大人,怎麼啦?」

 

「跟你說過多少遍在外邊叫我主子就好,」方龍雙腳一蹬,用力在瓦剛的腦門敲了一下,「要不是你們堅持啥繁文縟節,尊卑有別,我連主子這稱呼都不想聽到。」

 

瓦剛邊摸著頭頂邊道:「大人,俺就是不懂你為啥這樣堅持,俺的父親是你父親的屬下,俺是你的屬下,俺的父親叫你的父親大人,俺也叫你大人,這不是挺好的嗎?」

 

「算了、算了,」方龍將手一攤,道:「你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只要在外面別叫我大人就行了,我可不想難得出城悠閒的機會都給破壞了。」

 

「知道啦、大人。」方龍撇了一眼瓦剛,但瓦剛像沒看到似的繼續說道:「對了,大人,那個啥勞什子吉魯曼的東西,到底是啥?如果它真的這麼出名,俺怎可能聽都沒聽說過?」

 

「哈哈,說實在話,若不是曾經聽白隼提到過,我其實不是那麼清楚。」踏著緩慢的步伐,方龍把頭轉向海的那方,「瓦剛,你看,從怒海港往東北方航行,就會到達另一塊大陸,順著沿岸朝南走,經過瑪格驛站之後,就會進入雷亞賽大陸的南半部,也就是艾林德爾王城的所在地……」

 

「唔……大人,俺有點……」

 

方龍接著說道:「簡單來說,賽昂吉魯曼協會成員的活動範圍多半是南部諸侯,在北部的活躍度是遠遠比不上南部的。」

 

「哦,」瓦剛突然大聲叫道:「所以剛剛大人你是故意裝出很了解的樣子,想要給那小子來個下馬威的是吧?」

 

「哈哈哈。」方龍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

 

時間伴隨著兩人的步伐,陽光慢慢往西邊沉下,海洋的顏色也隨著時間逐漸起了變化。兩條人影凹凸不平的倒映在海水中,忽近忽遠的像是在嬉鬧一般。兩人越離市集區走遠一步,迎面襲來的海風似乎就更沁涼一些,最後兩人索性躺在地上,仰頭望著藍色天空與橘色夕陽融成一片。

 

過沒多久,原本專注於天色的方龍,卻被一陣聲響給拉了回來。他轉頭,發現姿勢比他更加慵懶的瓦剛正張大了嘴,發出震耳欲聾的鼾聲。

 

「呵呵……」

 

眼看天色不早,方龍正想把瓦剛叫醒,突然一名中年人推著一部裝滿魚貨的推車往方龍面前走過。

 

「喂,先生!」方龍大叫:「你這是要幹什麼的啊,碼頭不是在另一頭?」

 

中年人聞言放慢速度,撿起腰間的毛巾擦著汗道:「唉唷,還不是康德,剛剛臨時通知說啥黃昏市場今兒個要改到瓊斯老頭的家去辦,這樣一來散客不全沒了嗎?真不知道康德那老傢伙在想什麼……」

 

中年人望了望方龍,又道:「好啦好啦,不跟你說了,我快遲到啦。今天客人想必是少得可憐,要是再晚了錯過幾個老客戶,那今兒個可就要喝西北風囉。」說罷中年人握起把手,做勢向前。

 

「等等、等等,先生,」被中年人這樣一描述,方龍的好奇心又波濤洶湧了起來,「瓊斯老頭的家在哪兒?我們可以去湊個熱鬧吧?」方龍指了指睡死在一旁的瓦剛和自己。

 

「哦,行啊,」中年人露出了笑容,「這樣正好,你要來可一定得跟我買魚貨,我包準你帶幾條又新鮮又便宜的大魚回去!至於瓊斯老頭家嘛……你就順著這路往前走就對啦,不遠不遠,走到你往左邊瞧有一塊大空地,那邊就是啦。好了好了,我可要先走一步啦。」說罷,中年人的臂膀稍一使勁兒,將推車又推上了走道。

 

瓦剛­—

 

目送中年人背影,方龍心裡不禁興奮了起來,黃昏市場,上一回去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起床啦

 

口口口

 

無垠的大海在落日餘輝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四周開始變暗的天色卻讓沿海的白色道路看起來又窄又長。隨著左側的樹林花叢越顯雜亂,碼頭與市集區的影子也越見渺小。

 

「大人,」瓦剛打了個哈欠,半睜著惺忪的睡眼,「你確定是往這兒走沒錯嗎?俺覺得這兒是越走越荒涼啦,黃昏市場辦在這種鳥地方,哪有客人要上門啊?」

 

方龍自己也覺得不對勁,但沿岸就這麼一條直路,方才的魚販也確是往這個方向走,就算走錯了路,至少也該碰到剛剛的魚販。

 

「大人,我看我們往回走吧,」瓦剛道:「雖然俺是不大聰明,但俺覺得那魚販鐵定是自己走錯路啦,還要拖大人下水,真是個……」

 

「有啦,」方龍提高了音量,硬是打斷瓦剛,「你瞧,不就在那邊嗎!」

 

前方不遠處,左側一區的雜草堆像是被整理過一般整整齊齊的倒在地上,可以看得出那是一塊佔地不大的石子地,後邊還有幾棟石板小屋,屋頂正裊裊冒著炊煙。

 

「鐵定就是那了。」

 

方龍加快了腳步走近空地,在道路與空地之間,有著明顯的推車輪痕,兩人爬上了微陡的小坡。

 

「呃……」瓦剛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空地的面積不大,上頭擺著些除過的雜草和一部裝滿魚貨的推車。屋頂的煙囪雖然飄著煙,門窗卻隨著風任意晃動,整個區域空蕩蕩的,別說是市場,此刻就連一個人都不見蹤影。

 

方龍與瓦剛相互對看了一眼,但覺身後一股涼意,風颳強了,最後一絲陽光也沉了下去。

 

光線不再,大海、天空與陸地連成一色,黑的讓人無法置信,眼前只剩模糊的人影。方龍抬頭,今夜的天空幾乎不見星星,就連月亮也只開了一條眼縫。

 

大人小心!

 

方龍覺得自己被推了一把,身子微傾,耳際突然咻的一聲,一支模糊的箭影直插入地。

 

「大人!」身後傳來瓦剛的輕呼,他一把將方龍摟住,兩人蹲伏在地面。

 

「敵人在明,俺們在暗,大人。俺們照原路往回走,現下黑壓壓的,只要俺們不出聲,他們奈何不了俺們。」

 

不同於平日,瓦剛的語調冷靜,判斷果決,方龍不禁嘴角上揚,回首往日,他知道瓦剛是值得他信任的好兄弟。

 

兩人在黑暗中屏住呼吸,緩步移動,周圍全是一片死寂,耳邊盡是海風呼嘯而過的聲音,吹的草叢沙沙作響。

 

入口到空地中央的距離不過幾步之隔,此刻卻如此遙不可及。兩雙眼睛在黑暗中四處張望,猛然疵疵幾聲,兩人腳下採著了東西。

 

這是

 

咻……轟。

 

一點光亮劃開天際,只見一支火箭快速掠過,順著弧線急轉直下,轟的一聲,兩人跟前突然一片熾熱,身子不由自主退了好幾步,熊熊火燄由上至下燃了起來,竟是一團與人齊高的火燄。

 

「糟。」

 

方龍暗道不妙,黑暗之中果然竄出四條人影,一人一劍,兩人包住瓦剛,其餘兩人則朝方龍直奔而來。

 

「大人,等我過去……」瓦剛虎吼一聲,與兩名刺客展開貼身纏鬥。他雖然人高馬大,但卻絲毫不顯笨拙,每一腳步踩得十分穩健,雙臂翻飛不斷。只是畢竟赤手空拳,幾次想要擒拿刺客,都給反畫了一道傷口。

 

方龍望了一眼瓦剛,還沒有功夫細想,刺客的劍已然送至眼前,他側身避過,另一名刺客立刻從後頭迎了上來,方龍左閃右避,只有不斷後退的份。兩人一前一後搭配,把方龍一步步逼近火堆之處。

 

身後的火堆劈哩啪啦作響,火星不時濺到方龍身上。刺客的兩把劍在身前不斷揮舞,空手幾乎沒有反擊之餘地。方龍心一急,右腳給拐了一下,乓一聲跌進火堆邊緣,重重的一摔激起許多火星四處流竄。

 

如此絕妙時機,刺客一個箭步踏在方龍雙腳之間,銀光一閃,劍頭已頂住他的下鄂。

 

距離只有數步之遠,瓦剛卻寸步難移。兩名刺客來回遊走,拖著瓦剛進行纏鬥,全然不讓瓦剛貼近身前。直到不遠處一大片火星飄來,瓦剛聽到方龍摔倒聲響,再顧不得自己,身形一矮,右掌猛一開合,握住了其中一名刺客的劍。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刺客停了一下,瓦剛大叫一聲,任劍身擦破手掌,硬是把刺客的劍奪了過來。

 

長劍到手,雖不是自己慣用武器,仍讓精神為之一振。舔了一下手掌傷口,瓦剛握緊長劍對刺客展開反攻。仗著體型的優勢,長劍在他手裡舞的又沉又猛,兩名刺客立時落了下風,只剩防守的餘地。

 

幾個攻防過去,瓦剛眼看長劍已要刺進一名刺客胸口,突然左邊一陣風聲,一柄劍挑開了自己。瓦剛向後墊步,定睛一看,眼前三名黑衣人緩步朝自己走來,他呸了一聲,一副玉石巨焚的氣勢迎了上去。

 

「你們是誰?」

待續

jamesdio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